地龙

注册

 
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南怀瑾先生佛学解释现代医学器官移植的原理 [复制链接]

1#
中医白癜风医院在哪 http://pf.39.net/bdfyy/qsnbdf/150914/4695610.html

我们今天学禅,要开创新方法,不能再用老法子。不一定见桃花而悟道,世界上什么花都有,现在还有塑胶花呢!科学时代要科学禅,要把心理分析得清清楚楚,注意啊!今天科学愈发达,对我们学佛学道愈有帮助。这个时代的人修道,应该比过去的人容易才对,因为有许多科学的理论,给予事实上的帮助。可是一般人还停留在落伍的过去,真是“几多鳞甲为龙去,虾蟆依然鼓眼睛。”鳞甲都变龙飞上天了,田里的虾蟆还在那里呱呱叫,鼓着眼睛大发牢骚。科学在进步,所以学禅要改个方法了。......

阿赖耶识等八个识,在未明心见性以前,五遍行一定存在其中的。见道证果,五遍行便转成妙用。八识规矩颂二:浩浩三藏不可穷,渊深七浪境为风。下面两句要注意:受熏持种根身器,去后来先作主公。人在临死前,昏迷了,前五识逐渐散坏,阿赖耶识最后才走。投胎时,则是阿赖耶识最先来。

现在科学时代,佛学有些问题来了。请问刚刚死的人,眼睛马上挖下来,放冰库里,可移植给别人,那么这眼识死了没有?同理,肾脏移植时,肾脏的命根死了没有?

人死了,意识先离开身体,第七识也先没有了,在全身还没有完全冷却之前,第八识仍没有离开。趁着眼球这一点暖、寿、识的余力还在时,如果赶快把眼球挖下来,仍可移植。这种余力有个例子,就是把蚯蚓切成两头,两头都在滚抖,请问它的“心”究竟在哪一头?又如一种灵蛇,把它砍成三段,三段都在跳,如果这条蛇是山里的话,那段蛇头立即去找药草,相传云南白药就是这样发现,找到药草回来,马上自己把三截接起,又变成一条蛇了。请问蛇被砍成三截时,心在哪一截?

古人对这个问题有个答案,就是说当蚯蚓被切成两段时,不是心不心的问题,这叫“余力未断”,是心的业力所起的作用,称为余力未断。等于我们死了,身体还未完全冷却时,眼睛马上挖下来,这时眼识的余力还在。但医院处理却马上把它冷藏起来,这时不是又把余识冻死了吗?这又是什么道理?

所以现在学佛的人要注意,不要自己关起门来,天上天下唯我独尊,必须把佛学和科学配合起来。我们求道做工夫之所以不能进步,是因为求证的方法都是茫茫然,外加自我陶醉,自欺欺人,这些都是问题。所以我们这一次,特别要把物理同心理两方面的资料,找出来讨论,要大家特别注意。

摘录自《如何修证佛法》

所以我当年研究唯识,有一个教授,他说老兄我问你,蚯蚓或者一条蛇,你用快刀把它砍成三段,这三段都在滚动,哪一段里头有心性?当时我只有二十几岁,我说三段都有。他说你老兄怪了。我说有啊,三段滚动的时候有。他说那你说明心见性那个性是分段落的吗?我说没有分段落,周遍圆满,无所不在。那个蚯蚓、蛇被砍成三截,三截都在滚动,那不是性耶,那是能量发动的那个功能,这个叫业力,叫“余力未尽”。当时我年轻气盛,他说:嗯!老兄,佩服了。我说我也不懂,不过我们年轻人会想而已嘛!

譬如人要死的时候,把眼睛、肝脏捐给人家,一口气还没有完全断,赶快把器官切下来,冷冻送出去那边接上,那是第八阿赖耶识余命未断。你说我们把自己身上快刀切一块肉丢在那里,那个肉在盘子里还在抖动,可是我们脑子里感觉到自己痛,没有感觉割下来那块肉痛啊。这是问题,你以为研究佛学用功那么简单啊!所以叫你们念佛,有人说迷信。你才迷信呢!什么都不懂,什么也不知道。所以叫你先懂十一切入,慢慢使你们知道有一个知性,它在那里永远不动。

摘录自《禅与生命的认知初讲》

“眼耳身三二地居”:眼、耳、身体此三识,在欲、色界的禅定境中,仍起作用。鼻舌两识已不需要,只有在凡夫定中才用得着。如打坐入定者,气息已伏,鼻识不起作用。舌识亦然,因舌不触味了。欲色界任何定中,眼、耳、身三识都仍存在。身上还有暖,即身识。光明清净现前,声色圆融,即眼、耳识现量。暖、寿(命)、识三位一体,故勉强说分别是识,不分别是智,这是很难解说得完全的。识存在,即与暖、寿相关。譬如眼睛挖去了,这部分即冷却,眼根的寿命也去了,则眼识去了。现在眼睛角膜可以移植,甲的眼识可移至乙的眼识上,甲寿命可延伸到乙寿命上去。但并不是完全的移植,因为甲乙之阿赖耶识虽有相通作用,但仍有其不同点,同时必须其暖还保持,寿命才能保持。现在以科学物理方法冷冻之,保持其生命活力,暖与寿两功能存在,即以之移至乙的眼上,故乙的眼睛还能起作用。因此一个人生命老了,自腿下冷起,冷却至何部,生命即灭至何部。然勿以为发热即暖,那是发炎,是病态。暖是生命力的别称。

摘录自《习禅录影》

第三个问题,死的时候身体还没有冷却,那把眼角膜拿来移植了,这个眼识还存在,此时是否八识未死?八识本来都在的,八识分段生死本来都在的。一切器官、眼睛移植到这个人,八识如何分法?八识没有多大的分位,只要他自己一接上新的眼识,八识是一体的,可以起作用。蚯蚓砍断,各段皆动,这个已经讲过的,蚯蚓砍断了,八识都在动,余力未断,那是余业未断。至于八识普遍地存在,无所不在。......

那么进一层:“五识岂无所依缘色?虽非无色,而是识变。”进一步了。

五识,我们晓得眼耳鼻舌身,这叫五识,这是《成唯识论》的本身又要来了,这叫前五识。它的工具就是眼睛、耳朵、鼻、舌、身(身体),这是工具,这是物质的、生理的。那么我们也承认,眼睛是眼细胞这些细胞组拢来,有蛋白质的细胞,玻璃体的、水晶体的,还有细胞...,神经细得不得了。当然现在你譬如眼科的开刀,那么细,这是科学的恩惠了,实在了不起。在古代,几十年前,老年人眼睛白内障看不见了就看不见了,没有办法。现在科学,眼球的开刀,眼瞳孔还可以开刀,瞳孔白内障闭塞了,就弄个管子捅进去,那个仪器之细啊,就把你的眼球那个瞳孔这么挑出来,四把刀、四个针,那个刀又小又细,细得极了,很细很细,硬是插进去,把你瞳孔还撑开,你说那个瞳孔有多大?要把你撑开在放大镜上看,深海隧道那么大,车子都可以通过。然后医生在这个瞳孔上赶快用刀,一刀下去,掉了以后,刀赶快一丢,第二把刀护士就要拿过来,一捅一捅;然后弄好把你放进去,又看见了。

这是觉得科学的伟大,也可以看出来人的智慧真高,到这一步。将来可能还要进步,将来恐怕眼球都不要拿出来,不要开刀了,随便一动……。你说从前哪里发明一个照相机,叫做胃镜,从嘴巴吞进去,一路下去,跟到走,一直照到肛门口,然后又退出来,一个照相机;里面胃哪一部分破了,照相机照相,那么小一个东西,螺丝壳一样那么吞进去,会照到肛门口。一百年以前的老头子还活到,你讲给他听,他一定说我们神经病,没有这回事,那怎么可能嘛!这就是科学的恩惠了,不能不服气。

那么我们眼耳鼻舌身,这个都是机械的,“极微所成”,每个细胞构成,这是工具。它本身不能看东西哦,眼睛是个照相机,它本身不能“看”东西,它会照东西。这个话怎么讲呢?譬如我们眼睛瞪,一个人假使伤心到极点,你很伤心,或者是烦恼到极点,就是说你欠了一千万,明天想溜、不开溜,虽然……是个大问题,烦极了。要抓去坐牢,或者是怎么办?烦恼极了,所以晚上坐在那个地方看风景啊,什么风景也看不见了,愣住了。这个时候眼睛看见东西没有?如果有个人到你前面,你说你看见没有?那位年轻同学讲,你看见没有?看见了。这个看见是什么?眼识看见了;意识不管这个人。还是看见了,这个是眼识的作用,意识没有配合。假使一配合这个“看见”,忽然看到;这个时候什么时候看见?譬如我举一个例子,这个人欠了人一千万,不是台币哦,美钞,很严重。因为我们做大生意的,常常你们注意,跟大商人朋友坐在一起,他讲一千万,有时候你误解了,以为是台币——不是的,那是美钞啊!如果是今天要倒这一千万,明天我还不出来就倒,怎么办?坐在那里。有个人过来,你正在烦,看见,“见而不见”,以禅宗来讲,见山不是山、见水不是水、见人不是人、见狗不是狗了,那个时候心里只有烦恼。其实你看见没有?眼识看见。因为意识没有加上,不知道是谁;只有个影子过来而已。对不对?对吧?

假使,这个时候什么时间看见?结果看见这个影子了,哦呦刚好是债权人,他要来讨一千万,这你一定看见!因为意识马上配上,“这不得了,我坐在这里他都看到了,怎么办呢?”只好说对不起,到明天早晨八点钟我们再解决。也许夜里四点钟我就开溜了是吧?那就是只好哄他。这个是意识加上的。所以这个五根,眼睛、耳朵……。

譬如你烦起来坐在那里,有时候人讲话,你想别的事,听到没有?听到,那个是耳识的作用。你意识没有配上,不晓得这是什么声音。如果这个时候有人讲你好话一定听不到;假使有人骂你,你意识一定听到了,意识一配上:哎?你怎么骂我?我正在这里烦!是吧?这个人就是那么妙。

所以眼耳鼻舌身,它五个功能本身有识的作用,就是心的精神一部分分出去。因此现在医学上,人刚刚断气以前,这个眼睛没有坏,将要断气未断气这个时候,温度还在的时候,把这个眼球拿下来保存,可以移植给人家,这一部分还可以活下去。但是有个道理哦,要它的本身的温度还到相当的时间。所以,暖、寿、识三位是一体的,这个意识没有死亡,他暖气还在。那么这个暖气不能看成暖气了,那你说我们这个死人,假使我死,把眼球捐给人家,医生把这个眼球当时就拿去就放冰库了,你说不是那个暖气冰掉了?不是,这个暖就是活力,生命的活的那个业力还存在,这一部分。好,我们这个前五识晓得了。

所以前五识分别有单独的功能。千万注意哦,前五识要跟意识分开。

譬如说,身体的身识在哪里呢?我们夜里走路,人同蝙蝠一样,蝙蝠不靠眼睛的,蝙蝠的眼睛是感觉,那个蝙蝠不管怎么飞,翅膀、它一身都有感觉,这里有东西,它自然就过去了。我们人也有啊,夜里走夜路,冷静一点前面有个东西挡住,也是有感觉的。不过人不大喜欢用感觉,所以夜里走路啊,不用眼睛就碰到东西了。因为人用眼睛用惯了,这身体是有感觉。身体的感觉的功能大概我们手一撑,四面都到这个程度。那么现在晓得了,用光学在欧美可以照出来,人的外圈就有光的。不过光有不同哦,坏人思想多一点、天天想整人害人,这个光照出来是黑的哦;得道的人那是紫光,或者黄光、好像白光,五颜六色。我们人坐在这里,现在的光学,我们坐在这里走后半个钟头、个把钟头,在这个空位子上一照,把你影子还是照出来。所以现在的科学已经进步到现在,很进步了。将来你人说不说谎话,在司法上问案,不需要别的了,只要光给你一照,你这一句话真的、假的,好人、坏人,大概就显现出来了。那么古人做官的靠看相,所以罪犯一进来,会看相的官坐在上面看了半天:“抬起头来~~~!”那就是要看相。看完了以后:嗯,这个家伙命中注定要犯罪的(一笑)。那么以后啊不是了,以后是靠这个光学了,不过我们现在还没有进步到这个程度。可是世界各国的这个科学的东西已经进步到这个程度。所以我们这里经常我说觉得很好玩,我们这里经常碰到人谈科学、科学,一听这个家伙决定不懂科学,冒充;科学进步到什么程度,连我都知道,他都不知道。尤其你们青年注意啊,我老头子那么落伍的人都知道,你们现代人科学常识不够,那不是把我牙齿笑掉了!那真是笑掉了你们。现在人应该具备这个常识。

好,我们晓得五识身本身。那么以科学来来讲起呢,以现在观念,到今天为止,唯心思想与唯物思想,自然科学与哲学、佛法的道理,还是两个相对的立场。至少医学上认为,眼睛什么有个眼识?学医的人、学物理的,你叫我勉强相信,可以了,实际上不大信。他说这是神经的反应啊,细胞反应的作用,自然物理、生理叫做本能反应作用。只要没有冷却的东西,没有死亡;但是你告诉他暖寿识那是一体的,这个肉体没有冷却,细胞没有冷冻到。

像大家年轻没有摸过,摸过真正的死人你才晓得,那个死人的冰才冰呢。人一死断了气,那个肉体不晓得怎么那么冰!摸一块冰块我们觉得冰,并不太难过,只觉得冰;摸到死人那个冰啊,比瓦斯那个冰还难受。你们碰到瓦斯的冰吧?瓦斯开了以后,碰到手上,那个是冰的哦,麻了,手都发麻了。那个死人的冰啊,比瓦斯的冰还难受。冷啊,那是完全冷却了。所以本能冷却了就没有反应;那就是反应。如果学科学的,非常顽固地相信唯物的理论,这个五识他还很不容易了解,很不容易懂。所以我经常告诉你们,学真正的佛法讲到唯识,那是佛法里头精华的精华,到了最高处了,要非常仔细。

譬如一条蛇、一个蚯蚓,你把它一刀,很快的,要砍得快;一砍了以后,这个蚯蚓两头它都在动。你说这个时候它心啊,这个心在这一头还在那一头啊?一条毒蛇、很好的蛇,你刀剁得快,把它剁三节,它三节都在滚动。你说这个时候,它的生命住在哪一节上面?其实我们也一样,假使来得快,一刀把指头砍下来,这个指头那个细胞肉都还在跳啊,它生命还在啊。所以我上次跟你们提到过现代医学,有个人腿断了的,已经切断了,好多年了。可是他自己觉得腿断了那个地方也痛,好痛。结果没有办法,找一个医生,医生给他针灸,在好的腿的部分,给没有腿那一节,这个穴道相通的地方针灸;针灸完了,哎,现在那边就不痛了。这是什么道理?这是真实的故事啊。所以你晓得这是生命的问题哦。你说人死了刚断了气,他有没有感觉?是有感觉的哦,绝对有感觉的哦。只是他那个时候意识当中要告诉我们的话,我们听不见。可是他大声在叫,声音大得很,太大的声音;所以鬼呀、灵魂,太大的声音,大音希声,我们这个耳识听不见的,其他鬼神都听得见。这个越讲越玄了啊!

摘录自南师《唯识与中观》录音稿注:上文为摘录,文章仅供参考,请勿断章取义,以南师原书或录音为准。点击“阅读原文”即可请购正版南师著述▼▼▼预览时标签不可点收录于话题#个上一篇下一篇
分享 转发
TOP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